咨询热线:
13209965656

您所在的位置: 新疆刑事辩护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袁金成律师 袁金成律师,上海建纬(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专注于刑事辩护领域,具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敬业专业,处处为当事人着想,始终坚持把当事人利益放在首位,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办案过程中,通过对证据...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袁金成

电话号码:13209965656

手机号码:13209965656

邮箱地址:154665688@qq.com

执业证号:16501200610574098

执业律所:上海建纬(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乌鲁木齐市昆仑路122号王家梁陶瓷市场临街2楼

成功案例

合同诈骗罪

案情简介:王某某以向他人出售煤炭为由,向他人借款1300余万元,后一直未还款,被报案合同诈骗罪。案件侦查完毕后已送至乌鲁木齐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由乌鲁木齐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本案审理过程中做无罪辩护,认为属于经济纠纷,不应追究刑事责任。但最终法院判决构成合同诈骗罪,涉及金额1137万元,判决有期徒刑13年。经二审维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新01刑初43号

公诉机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王某某,男,1971年9月9日出生于河南省,汉族,初中文化,新疆恒德安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在本市无固定住址。2017年6月13日因本案被抓获,同年6月13日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乌鲁木齐市。

辩护人田春亮、袁金成,新疆巨臣律师事务所律师。

公诉机关以乌市检刑一刑诉(2018)33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王某某犯合同诈骗罪,于2018年4月10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公诉机关指派代理检察员徐某1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田春亮、袁金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1.2013年7月,被告人王某某经人介绍和徐某2相识,其谎称拥有乌鲁木齐县后峡煤矿,并带领徐某2前往乌鲁木齐县后峡考察。后被告人王某某以新疆恒德安某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德安某公司”)的名义与新疆中能华瑞国际贸易公司(以下简称“中能华瑞公司”)签订《煤炭购销合同》,后中能华瑞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购煤款人民币100万元。被告人王某某收款后一直未按合同约定向中能华瑞公司交付煤炭。

2.2013年9月,被告人王某某谎称其拥有乌鲁木齐县后峡煤矿开采权,并向河南省瑞迪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迪商贸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1提供《采矿许可证》,后被告人王某某以恒德安某公司的名义和瑞迪商贸公司签订《煤炭购销合同》,约定每吨煤炭93元。瑞迪商贸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购煤款人民币400万元,被告人王某某在交付6000吨煤炭后未继续履行合同义务。

3.2013年11月,被告人王某某谎称其拥有乌鲁木齐县后峡煤矿采矿权,并向乌鲁木齐市云某盛某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某盛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崔某提供《采矿许可证》。同年12月10日被告人王某某以恒德安某公司的名义与云某盛某公司签订《煤炭买卖合同》,后某通某公司按照合同规定向被告人王某某支付购煤款699.5万元人民币。被告人王某某收款后一直未按合同约定向某盛某公司交付煤炭。

另查明,被告人王某某提供的《采矿许可证》系伪造。

公诉机关向本院提供的证据有被害单位的报案材料、证人证言、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视听资料及相关书证等。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谎称拥有乌鲁木齐县后峡煤矿采矿权,与他人签订煤炭买卖合同,骗取他人人民币1143.7万元,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之规定,构成合同诈骗罪,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被告人王某某对公诉机关指控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有异议,辩解其从未向被害单位承诺过有煤可以开采,也没有伪造过采矿许可证,其与被害单位之间系民间借贷关系。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王某某从未说过后峡煤矿归其所有,王某某确实在该地段挖煤,其与涉案三家被害单位签订合同时并不具有诈骗的故意;王某某将收取徐某2的购煤款支付给了周某某,用于偿还徐某2欠周某某的施工费,王某某与徐某2之间系经济纠纷关系;与王某1相关的证人均未对王某1与王某某之间的合同关系作出详细说明;崔某为保障还款,见到王某某在甘沟采煤后即与王某某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双方系借贷关系。综上,被告人王某某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对方财产的故意,客观上其确有采煤的事实,公诉机关指控其行为构成合同诈骗罪证据不足。

经审理查明。

1.2013年7月,中能华瑞公司的股东徐某2经人介绍与被告人王某某认识,被告人王某某谎称其与他人合作在乌鲁木齐县后峡东南沟开采露天煤矿,并带领徐某2前往乌鲁木齐县后峡考察。同年9月19日,被告人王某某以恒德安某公司的名义与中能华瑞公司签订《煤炭购销合同》,约定由恒德安某公司给中能华瑞公司供应煤炭,后中能华瑞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购煤款100万元。被告人王某某收款后一直未按合同约定向中能华瑞交付煤炭。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单位中能华瑞公司出具的《情况说明》及被害人徐某2(中能华瑞公司的股东)的报案陈述证实,其经人介绍认识了被告人王某某,王某某称与他人合作在乌鲁木齐县后峡开采一处露天煤矿,希望能与中能华瑞公司合作。2013年9月18日其与王某某以各自公司的名义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王某某给其出示了一份探矿权证,其按合同约定支付给王某某100万元。9月底,王某某以资金紧张为由让其垫付煤矿开采产生的工程费,双方又签订了《开采施工合同书》,约定煤矿开采由其承包施工,王某某按工期给其结算工程费。但实际工程还是由王某某组织的工程队在干,负责人是周某某。其与周某某又签订了《开采施工合同书》,约定由周某某施工,其提供工程开采的工程费。其自2013年9月底至11月初又垫付工程费40余万元,但王某某始终以各种理由拒绝其拉煤。

2)被告人王某某的供述证实,徐某2需要买煤,通过别人认识其,其与徐某2签订了煤炭买卖合同,约定销售后峡东南沟(也叫乌鲁木齐县雪莲谷)煤矿的煤,其还给徐某2看过探矿证,徐某2支付其购煤款100万元。其认识周某某,周某某是徐某2施工队的包工头。

3)煤炭购销合同证实,合同约定恒德安某公司给中能华瑞公司供应煤炭,中能华瑞公司首批支付预付款100万元人民币。自合同签订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中能华瑞公司开始提货,合同期限自2013年9月19日至2014年5月8日。交货地点在乌鲁木齐县东南沟露天矿段或者恒德安某公司的煤场,由中能华瑞公司派汽车自提。

后峡东南沟露天矿段开采施工合同书证实,合同约定恒德安某公司将后峡东南沟煤矿露天矿段的露天开采工程发包给中能华瑞公司,施工期限为2013年9月14日起至2014年4月15日。中能华瑞公司又将该煤矿开采工程发包给周某某,施工期限为2013年9月14日起至2014年4月15日。

4)银行卡取款业务回单、徐某2尾号为6677的农行卡及王某某尾号为3211农行卡账户交易明细表证实,2013年9月23日、24、26徐某2通过其尾号6677的银行卡分别给王某某尾号为3211银行卡转账5万元,45万元和50万元。

5)中能华瑞公司营业执照及委托书证实,中能华瑞公司系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王某2甲。该公司委托徐某2办理本案报案等事宜。

2.2013年9月,被告人王某某谎称其拥有乌鲁木齐县露天煤矿开采权,并给瑞迪商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王某1出示该煤矿的探矿权证,其以恒德安某公司的名义和瑞迪商贸公司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瑞迪商贸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购煤款人民币400万元,约定每吨煤价值93元,被告人王某某在交付6000吨煤炭后未继续履行合同义务。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被害单位瑞迪商贸公司的报案材料及证人王某1(被害单位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实,王某1于2013年9月通过李军生介绍认识王某某,王某某称乌鲁木齐县后峡煤矿是他的,双方于2013年9月6日在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五一路199号的黄河商务宾馆签订了合同,约定恒德安某公司给瑞迪商贸公司供煤,并提供煤矿采矿许可证。被害单位付给王某某货款400万元,后只拉煤6000吨,价值55.8万元。后王某某再未给其公司供货,并发现所提供的采矿许可证系伪造的。

2)被告人王某某的供述证实,其在乌鲁木齐没有任何煤矿,也没有任何开采煤矿的手续,没有探矿证、采矿证。其于2013年9月6日与王某1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并给王某1看过后峡煤矿的探矿证,约定给王某1销售后峡东南沟煤矿的煤。其收到王某1400万元的购煤款,事后给王某1供了价值80万余元的煤炭。

3)煤炭购销合同证实,2013年9月6日,恒德安某公司和瑞达商贸公司签订煤炭购销合同,约定恒德安某公司生产的煤炭由瑞达商贸公司全部包销,瑞达商贸公司给恒德安某公司指定的银行账户汇入400万元人民币,作为合同预付款,正常开始拉煤时抵成煤款。交货地点位于乌鲁木齐县露天煤矿坑口或者恒德安某公司煤场。

4)王某某出具的收据及被害单位提供的银行承兑汇票证实,王某某于2013年9月6日出具收据一张,载明“今收到河南省瑞迪商贸有限公司人民币400万元”。

5)瑞达商贸公司提供的采矿许可证证实,恒德安某公司与瑞达商贸公司签订合同时提供的恒德安某公司的采矿许可证。

6)营业执照证实,河南省瑞迪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系王某1。

3.2013年11月,被告人王某某谎称其拥有乌鲁木齐县后峡煤矿采矿权,并向某盛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崔某出示该煤矿的探矿权证。同年12月10日被告人王某某以恒德安某公司的名义与云某盛某公司签订《煤炭买卖合同》,约定恒德安某公司给云某盛某公司供应煤炭,后某通某公司按照合同规定向被告人王某某支付购煤款699.5万元。被告人王某某收款后一直未按合同约定向某盛某公司交付煤炭。

上述事实有下列证据证实:

1)云某盛某公司的报案材料及证人崔某(系云某盛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证言证实,王某某于2013年11月31日找到其,称他名下的恒德安某公司有煤矿,并出示了恒德安某公司的《探矿权证》、《采矿许可证》。12月1日,王某某带其去乌鲁木齐县后峡的东南沟煤矿考察,王某某称是他的煤矿。2013年12月10日在乌鲁木齐市头屯河区工业园金屯路9号其公司办公室里,其以云某盛某公司的名义与王某某以恒德安某公司的名义签订了《煤炭购销合同》。2013年12月10日其通过自己的银行卡给王某某的银行卡转账500万元,2014年1月13日其公司出纳康某又从他的个人账户给王某某的建行账户转入199.5万元。共支付给王某某购煤款699.5万元。煤炭买卖合同签订后,其于2014年1月、2月、6月还给王某某借了300万元,除几万元外,王某某已将借款基本还清了。后王某某迟迟未给其供煤,人也联系不到了,遂报案。

2)证人武某(系云某盛某公司副总经理)的证言证实,2013年12月左右,王某某到云某盛某公司,当时他提供了他公司的资质,包括营业执照之类的,还有一份煤炭购销的合同样本及一份探矿证的复印件。崔某安排其审核王某某公司的资质及合同样本、探矿证的复印件,又安排人根据样本拟一份煤炭购销合同,双方签订了合同,至于合同履行情况其并不清楚。王某某与崔某还有其他债权债务关系,2014年6月9日下午,其公司出纳康某从银行取回170万元,又从保险柜内拿出30万元,共计200万元由崔某借给了王某某,王某某打了收条,并将钱装进从云某盛某公司拿的两个黑色手提袋里提走了。

3)证人康某(系云某盛某公司的出纳)的证言证实,2013年12月左右,崔某让其给王某某的一个银行账户转账500万元,过了大概一个月时间崔某又指示其给王某某转账199.5万元。2014年1月21日,崔某安排其去银行提50万元现金,其把钱取回来以后到崔某办公室,看见王某某和崔某在办公室里,然后其把50万元钱交给王某某,王某某说了句“可急死我了,谢谢。”其给王某某一个建设银行的布袋子,把钱装进这个袋子里,王某某就自己提着走了。2014年6月9日下午崔某让其从银行取了170万元现金,又让其从财务上领了30万元,共200万元给了王某某,其当时带去了两个黑色提包,其当着王某某的面将200万元现金装进两个黑色提包里,王某某拿上就走了。

4)证人滕某的证言证实,其自2013年7月至2014年11月期间给王某某当司机。据其所知,王某某有一家公司,名称为恒德安某公司,主要业务是挖煤、卖煤,煤矿的地点在乌鲁木齐县雪莲谷景区对面的山上。其到王某某公司上班即从2013年7月开始,这个煤矿就在挖煤了,直到2014年6月左右停止。其印象中见过一份煤矿探矿权证复印件。王某某从崔某处借钱比较频繁,其拉着王某某找崔某借款,至少有两次以上。2014年1月21日王某某找崔某借钱,是其开车送王某某到崔某公司的,并看见王某某出来时提着一个银行通用的袋子,颜色是深色的,有两个提手,上面写着某某银行的字样。2014年还没到夏季的时候,王某某从崔某办公室下来时两手各提了一个深色的布手提袋,里面装的是现金。王某某欠崔某的钱,他曾经说用煤炭给崔某抵债。

5)证人陈某出具的《书面证明》证实,2014年2月23日崔某从其处借款50万元,其从其二叔孙某某的银行卡上取现80万元,将50万元交给崔某,崔某还说一个采煤的老板急用。

6)证人苏某出具的《证明》及煤某,2015年5月19日,王某某委托其给崔某送了一份合同带还款计划,在合同尾页上王某某载明“2016年6月26日签订欠款协议,经商定还款云某公司800万元”。

7)被告人王某某的供述证实,其于2009年至今在新疆做煤炭生意,其实一直是非法开采煤矿。其是恒德安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及其公司名下没有任何煤矿,也没有探矿证、采矿证。2013年12月10日在乌鲁木齐市八钢开发区崔某的办公室,其以恒德安某能源公司的名义与崔某签订了《煤炭买卖合同》,并且给崔某出示过后峡煤矿的探矿证及其给后峡煤矿转款的凭证、银行卡号等材料。合同的内容是其给崔某供煤,崔某买其的煤。其还带崔某去过东南沟看过煤矿,签定完合同后,崔某分两次给其农业银行卡上共转账支付了700万元人民币,一次500万元,一次是200万元,当时就给崔某供了十四、五万元的煤炭。合同没有履行的原因是没有手续,政府不让煤矿挖煤了。其没有能力履行合同,属于盗采,没有月产量,是拿挖掘机挖煤的,其妻哥苏某负责挖煤。2013年10月,其在私挖乱采,被乌鲁木齐市国土资源局罚款50万元,其只交了20万元。事后其承诺给崔某还款800万元,其中有100万元是利息。其还给崔某提供了一份《煤炭买卖合同》,上面加盖了同样的恒德安某公司的两个公章,是其随便盖的。

8)煤某,2013年12月10日,恒德安某公司与云某盛某公司签订了一份煤炭买卖合同,约定恒德安某公司给云某盛某公司供煤,月供量5万吨,至2014年3月1日约定供应15万吨,云某盛某公司暂向恒德安某公司支付购煤款699.5万元,其中2013年12月10日支付500万元,2014年1月13日支付100万元。

9)崔某向侦查机关提交的探矿权证、采矿许可证及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证实,其与恒德安某公司签定煤炭买卖合同时,王某某给其提供的恒德安某公司的探矿权证和采矿许可证、营业执照。

10)收据证实,恒德安某公司于2013年12月10日收到云某盛某公司煤款500万元;恒德安某公司于2014年1月13日收到云某盛某公司煤款199.5万元。经手人均为“王某某”。

11)崔某尾号为4850的商行卡、王某某尾号为2010中行卡交易明细证实,2013年12月10日,通过崔某尾号4850的商行卡给王某某尾号为5847的中行卡转账汇款500万元,该款中的150万元汇给祁向东,转账汇款210万元,70万元被王某某提现,余额702611.64元。2014年1月13日康某从其尾号为9810的建行卡支出199.5万元汇入王某某尾号为2010的中行卡内,与上笔余额702611.64元合计为1997563.84元,其中当日提现90万元,107万元汇给祁向东,4月10日祁向东汇入200万元,当日该款被转账汇出。

12)银行承兑汇票、收据及银行客户回单证实,王某某收到云某盛某公司承兑汇票一张(票号为10400052/24524549),金额为1121.5万元,出票日为2013年5月23日。2013年9月9日由王某某尾号2514的建行卡给胡某某(崔某的妻子)尾号3060的银行卡分别转账100万元、121.5万元。2013年8月19日由王某某尾号为3211的农行卡转账到胡某某尾号为7117的银行卡内500万元。2013年7月25日从王某某尾号为5847的中行卡转账500万元存入崔某尾号为4618的银行卡内。

13)借条、胡某某银行卡交易明细、孙某某农行借记卡明细对账单、崔某商业银行卡对账单、云某盛某公司的借款凭证证实,崔某于2014年1月21日从胡某某尾号3060的银行卡中提现50万元借给王某某。2014年2月24日孙某某尾号4479的银行卡取现80万元,当日崔某转借给王某某50万元。2014年6月9日,从崔某商行尾号4850卡的银行卡上提现170万,借给王某某200万。2014年6月9日王某某出具借条,载明“今借到乌鲁木齐市云某盛某工贸公司现金200万元整”,借款人“王某某”。2014年3月14日王某某由尾号为2272建行卡、尾号为3211农行卡转账到胡某某尾号3060银行卡内20万元和30万元。2014年3月18日,王某某尾号为3211农行卡给胡某某尾号为7117的银行卡转账50万元。2014年7月18日王某某尾号为2272的建行卡给胡某某尾号为3060银行卡内转账100万元。2014年9月17日王某某尾号2272建行卡转账到胡某某尾号3060的银行卡、黄某尾号5948银行卡内分别为20万元和30万元。

14)营业执照证实,云某盛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系崔某。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公诉机关还向本院提供了以下证据:

1)被告人王某某的供述证实,其和崔某、徐某2、王某1签订的合同中提到的煤矿在同一地点,都是后峡东南沟煤矿。其收取上述人员的购煤款,其中给张某办事款500万元,借给张某300万元,其还付了200万元或300万元机械费用。其收取的款都用在后峡东南沟煤矿上了,都投入到张某的煤矿了。其没有与张某签订过合作协议或煤炭购销合同,张某的煤矿与其没有任何关系。其和国研矿业公司合作开发过后峡煤矿,其出过资,共支付了850万元左右的投资款。其购买过银泰能源公司的股权,后来退股了。

2)证人张某(银泰中兴典当行的法定代表人)的证言及其提供的银行客户回单、收据、车辆转让协议、房屋及车辆抵债协议、房屋转让合同书、保密协议、关于解除《保密协议》的协议书、王某某出具的《证明》证实,其合作的公司有银泰能源投资公司和新疆国研矿业公司,舒某某是银泰能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银泰中兴典当行的会计,其是新疆国研矿业公司的股东,该公司只有探矿权证。其以银泰能源公司的名义投资了托克逊县甘沟煤矿,经与王某某协商,二人达成合作投资甘沟煤矿的意向,其将银泰能源公司10%的股权转让给王某某,王某某于2013年6月13日给其公司会计舒某某名下的账户内汇入840万元用于购买股权,由于王某某不能支付其余股权转让款,其以现金或实物的形式结清了应退还给王某某的款项,合作解除。另外,其国研矿业公司名下的后峡煤矿勘探过程中,由于路面损坏,王某某提出可以组织施工队修路,后其发现王某某以修路为名,实际在偷挖煤,此事于2013年底向乌鲁木齐县国土执法大队反映过。自2013年1月11日至2016年1月5日期间,王某某给其的投资款及其它款项,其已通过现金或实物退还给了王某某,现双方账目已基本持平。

3)新疆国土资源厅出具的《关于调查取证有关情况的复函》证实,王某某或恒德安某公司未办理过探矿权、采矿权登记手续。

4)乌鲁木齐市国土资源执法监察支队出具的《案件查处情况说明》证实,2014年10月24日,监察支队发现恒德安泰公司在乌鲁木齐县甘沟乡东南沟土圈子村夏窝子露天采挖煤炭资源,被处以罚款20万元。

4)住房情况查询记录及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出具的《证明》证实,王某某名下的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和硕街1号兰乔圣菲小区的房产,因招行乌鲁木齐分行、农行乌鲁木齐分行申请执行王某某借款合同纠纷案,其中B16栋2号房屋和1号房屋均已抵押给了上述两家银行,现2号房屋及地下室已拍卖过户到竟买人,1号房屋及地下室进入二次拍卖。

上列证据,经当庭举证、质证,其来源合法,内容真实,能够证明案件事实,本院予以采信。

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的过程中,谎称其有能力给对方供应煤炭而骗取他人财物共计1143.7万元,属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针对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的意见和理由,对此,本院认为,被告人王某某是否构成合同诈骗罪,应从以下几方面分析:首先,被告人王某某是否有能力履行合同。对此,经查,被告人王某某虽与张某协商过共同合作投资煤矿,但张某只认可双方达成的是投资银泰公司名下托克逊甘沟煤矿的意向,且王某某为入股银泰公司投资了840万元,因投资款未全部到位而将该款予以退还。至于涉案的国研矿业公司名下的南山后峡煤矿,张某证实仅是让王某某修路,并未让其开采。虽然被告人王某某确实有在此地段私自采煤的情况,但其没有合法的探矿权证及采矿权证,其也不能提供与张某合作投资开采的任何证据,且张某亦不认可其允许王某某开采涉案煤矿,被告人王某某在没有任何合法开采手续的情况下,与涉案三家被害单位签订煤炭购销合同,且承诺每月要供应稳定且大量的煤炭,其根本没有能力履行合同。同时,被告人王某某在侦查期间亦多次供述“其及其名下的恒德安某公司没有任何煤矿,张某的煤矿与其没有关系,其没有能力履行合同,其属于盗采,没有月产量”。其次,被告人王某某是否采用了欺诈的手段。对此,经查,崔某虽与被告人王某某在签订煤炭购销合同前后均有借贷关系,但崔某提供了相应的银行交易明细、借条等书证,证实在签订合同前后的债权债务关系已基本结清。至于徐某2是否让周某某具体负责开采煤矿并不影响被告人王某某欺诈手段的实施,因为该煤矿系被告人王某某谎称其可以开采,致使徐某2支付煤款后而无法实现获取煤炭的权益。综上,被告人王某某通过其谎称涉案煤矿归其所有,其可以开采煤炭并供应给被害单位,并与涉案三家被害单位签订的均是煤炭购销合同,采用欺诈手段骗取被害单位的信任而获取赃款。而被告人王某某及其辩护人均提出王某某与涉案三家被害单位均系民间借贷关系或民事法律关系,与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被告人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客观上其明知没有能力履行合同的能力,而谎称可以给被害单位提供煤炭,使被害单位产生错误认识而与其签订合同,交付购煤款,骗取对方当事人的财物,其行为符合合同诈骗的主客观要件。

据此,根据被告人王某某在案件中的具体行为、作用、犯罪的性质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五)项、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王某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7年6月13日起至2030年6月12日止。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缴纳。)

二、被告人王某某犯罪所得继续予以追缴或责令退赔,发还本案被害单位。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两份。

审 判 长  包旭霞

审 判 员  陈 卫

人民陪审员  宋 萍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九日

书 记 员  文 军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新疆刑事辩护律师网

Copyright © 2016 www. yjc565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乌鲁木齐市文艺路11号恒福大厦(宏源大厦对面)A区7楼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