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13209965656

您所在的位置: 新疆刑事辩护律师网 >成功案例

律师介绍

袁金成律师 袁金成律师,上海建纬(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专注于刑事辩护领域,具有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实践经验。敬业专业,处处为当事人着想,始终坚持把当事人利益放在首位,具有良好的职业道德。办案过程中,通过对证据... 详细>>

在线咨询

联系我们

律师姓名:袁金成

电话号码:13209965656

手机号码:13209965656

邮箱地址:154665688@qq.com

执业证号:16501200610574098

执业律所:上海建纬(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

联系地址:乌鲁木齐市昆仑路122号王家梁陶瓷市场临街2楼

成功案例

敲诈勒索案二审改判

案情简介:

索某某因到被害人家中索要25万债务,索债无果发生纠纷。发生肢体冲突后报警解决,民警出警后作出调解处理。索某某与债务人就欠债重新协商达成还款39万协议。后公安机关以敲诈勒索立案侦查,并移送起诉,后五家渠垦区法院判决索某某敲诈勒索罪有期徒刑3年。二审受理委托后,积极与二审法院进行沟通,并作出无罪辩护意见。几经努力后判断无罪辩护成功率较低,遂调整辩护方案为罪轻辩护,最终二审改判索某某一年半,其他同案均按照实际羁押时间作出量刑。 本案目前仍在争取无罪申诉中。

案例链接:http://wenshu.court.gov.cn/website/wenshu/181107ANFZ0BXSK4/index.html?docId=4e4f5d467718444e9fcaaa77010080d9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六师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9)兵06刑终6号

 

原公诉机关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芳草湖垦区人民检察。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索某某,男,1989年10月1日出生,汉族,新疆五家渠市人,大学本科文化,第六师新湖总场机关卫生科副科长,住第六师新湖总场。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8年4月17日被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4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7日被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12月21日被逮捕。

辩护人袁金成,上海建纬(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蔺志江,新疆塞北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某,男,1988年12月29日出生,汉族,新疆玛纳斯县人,大专文化,第六师新湖总场医院医生,住第六师新湖总场。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8年4月17日被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4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7日被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12月21日被逮捕。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池某某,男,1987年8月9日出生,汉族,新疆玛纳斯县人,中专文化,第六师新湖农场六场农机经营者,住第六师新湖总场。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8年4月17日被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4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7日被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12月21日被逮捕。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高某某,男,1993年6月12日出生,汉族,新疆玛纳斯县人,大专文化,第六师新湖总场医院医生,住第六师新湖总场。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8年4月17日被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4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7日被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12月21日被逮捕。

辩护人董国文,新疆仕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纪某某,男,1989年4月1日出生,汉族,新疆玛纳斯县人,初中文化,第六师新湖总场热力公司员工,住第六师新湖总场。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于2018年4月17日被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5月24日被取保候审,同年9月7日被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取保候审,12月21日被逮捕。

辩护人冉贵花,新疆庸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审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芳草湖垦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犯敲诈勒索罪一案,于2018年12月21日作出(2018)兵0603刑初44号刑事判决,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不服,提出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9年6月1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磊、靳康康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索某某的辩护人袁金成、蔺志江,高某某的辩护人黄国文、纪某某的辩护人冉贵花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生产建设兵团分院批准,延长审限二个月。现已审理终结。

原判认定,2016年1月19日,被害人慕某2向被告人索某某借钱,被告人索某某闫某的名义给被害人借款25万元人民币,被害人慕某2出具借条一张,载明“今借闫某25万元现金,用于生意周转,该借款于2016年4月18日全部付清。如此款于约定之日未付清,本人自愿偿付违约金5万元。如到期未偿付,于欠款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四倍予以计息”。但实际上约定月息为5%。被害人慕某2实际收到借款23.75万元。被害人向被告人偿还利息2.5万元后,一直未归还剩余欠款。

2017年4月7日晚,被告人索某某给被害人慕某2打电话,未接。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三人便酒后开车到被害人慕某2家中要债。到了被害人慕某2家中,被告人索某某开始问慕某2要钱,并提出用被害人承包的土地抵债,被拒,二人开始争吵。被告人索某某于是打电话叫被告人高某某纪某某来到被害人慕某2家。二人来了以后,被告人索某某让被害人慕某2找钱或者重新打个50万元的借条,被害人慕某2不愿打。被告人高某某将被害人慕某2拽到电视机前面,问他为什么不还钱,被害人慕某2“你们逼死我算了”,被告人索某某站起来朝被害人慕某2脸上打了两巴掌,并让被告人池某某去厨房把菜刀拿过来,被告人池某某就把菜刀拿来递给被告人索某某,被告人索某某拿刀抵着被害人慕某2的脖子说“你不是想自杀么,给你刀”。被告人纪某某张某某上去把索某某拉开,被告人高某某池某某拽着被害人慕某2的腿往阳台拉,吓唬被害人慕某2要把他从楼上扔下去。在此期间,被告人高某某又用手朝被害人慕某2头上打了几下,被告人索某某用手中的菜刀敲打客厅的茶几,被告人池某某用从被害人慕某2家中找来的棒子砸了电视柜。

之后,被告人索某某又让被害人慕某2打个45万元的借条,被害人慕某2还是不同意。于是被告人索某某让被害人慕某2打电话报警。2017年4月8日0时许,新湖派出所民警赵某2李某2到现场出警。在民警组织下,被告人索某某与被害人慕某2就故意殴打达成和解并制作治安调解协议书。在民警在场的情况下,被告人索某某和被害人慕某2重新签订一张金额为39万元的借条。

2017年4月9日,被害人慕某2在第六师芳草湖农场医院住院治疗,于4月14日出院,住院5天。主要治疗为完善相关辅助检查,外科1级常规护理,给予营养脑细胞,护胃补液对症治疗。出院诊断为脑震荡、多处挫伤。出院医嘱为卧床休息,避免劳累,定期口服药物,不适随诊。

2017年5月,被告人索某某与被害人慕某2就债务重新调解并协商达成一致,被害人慕某2又出具一张25万元的借条。

另查明,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系被抓获归案,被告人高某某纪某某系被传唤到案。五被告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2018年9月26日,被告人高某某向被害人慕某2赔偿10000元,被害人慕某2向其出具了谅解书。

原判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物证,木棒四截、菜刀一把;被告人基本情况、户籍证明、到案经过、提讯证、借条、土地承包合同、证明、取水许可证、国民村镇银行申请贷款资料、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拘留证、拘留通知书、变更羁押期限通知书、提请批准逮捕书、不批准逮捕决定书、要求复议意见书、复议决定书、要求复核意见书、复核决定书、释放通知书、释放证明书、取保候审决定书、保证书、采取强制措施告知书、入所体检表、移送审查起诉情况告知书、芳草湖医院出院诊断证明书、芳草湖医院出院记录、入院记录、X线检查报告单、超声检查报告、头部CT检查报告单、心电图报告单、MR检查报告单、关于索某某殴打慕某2的出警说明、被告人工作表现材料、新湖派出所情况说明、接出警情况登记表、新湖派出所现场治安调解协议书、芳草湖公安局现场执法视频管理台账、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谅解书等书证;证人努某1、奴某开某王某吕某慕某1、邵永康、田同兴、丁军、陈某赵某1闫某张某2李某1石某赵某2李某2、陈立新、骆某的证言;被害人慕某2的陈述;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纪某某高某某的供述与辩解;现场勘验检查工作记录及刑事技术照片等证据。

原判认为,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就主观方面来说,被告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被害人慕某2第一次出具的25万元的借条上约定的月利率为5%,年利率为60%;第二次出具的39万元的借条,月利率为4.43%,年利率54.6%,皆远远超过借条约定的银行同期贷款利息的四倍,也超过了法律保护的范围。因此,被告人对上述高额利息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对被告人及辩护人认为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的辩解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客观方面,本案五被告人共同实施了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被告人索某某与被害人慕某2商讨还款方案未果,从争执演变成暴力威胁,五被告人使用木棍、刀等工具恐吓、威胁被害人慕某2,用拳脚殴打被害人慕某2,向被害人慕某2索取钱财,逼迫被害人慕某2出具借条。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认为本案中没有暴力威胁的行为的辩解意见,与本案已查明的事实相悖,故不予采纳。五被告人的暴力威胁行为使得被害人慕某2违背主观意愿出具了一张39万元的借条,且被害人慕某2本人也受到了伤害,经医疗诊断为脑震荡、多处挫伤。故对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认为没有对被害人造成身体或者心理伤害的辩解意见,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手段威胁被害人慕某2,虚增债务10.38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本案五被告人未实际取得被害人财物,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索某某纠集、指使他人虚增债务,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在共同犯罪中起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对辩护人认为被告人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系从犯的辩解意见,予以采纳。五被告人均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中被告人高某某纪某某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被告人高某某赔偿了被害人慕某2的部分损失并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一、被告人索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0元。二、被告人张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三、被告人池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0元。四、被告人高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五、被告人纪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原审被告人索某某及辩护人提出以下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1.原判对借据及利息非法性的认定明显有误。原判仅认定被害人第一次向上诉人出具25万元借条并约定月利率5%,第二次重新出具39万元借条(含本息,利息按4.43%计算),但对上诉人最终放弃之前全部借据,只要求被害人出具偿还借款本金25万元的借条的事实只字不提。而上诉人最终与被害人达成偿还25万元借款本金的合意,已经是对之前超过法定利息行为的主动变更,从而排除了该借款行为的任何非法性,更何况该本金被害人也分文未予偿还。

2.原审判决对被害人伤情的认定与事实及证据不相符。原审判决仅××医院诊断报告就直接认定被害人伤情为脑震荡、多处挫伤。但被害人主治医师证言证实,被害人接诊时探查并无任何表皮伤,也没有发现脑震荡迹象。为其做X光检查、MR检查、头部CT检查均未发现任何异常,脑震荡的诊断证明只是××患者自述。原审判决对这部分能够证明被害人并未受伤的重要证据仅作罗列,并未进行任何论证说理就予以排除,显然不具有客观性。

3.原审判决认定上诉人虚增债务10.38万元,计算明显错误。本案中,查明的实际借款本金为23.75万元,按借款利息起算点为2016年1月19日,截至2017年4月8日出具39万元借条的时间。按照民间借贷法律予以保护的3%月息标准计算,利息为103068元,再加上双方约定逾期还款违约金5万元,减去被害人巳偿还利息25000元,本案上诉人可以合法追偿的利息应为128068元。即使按原审判决认定的上诉人强迫被害人出具39万元借据计算,上诉人最多虚增债务24432元。即便如此,上诉人也以最后达成的25万元借据将上述利息免除,原审认定虚增债务金额明显有误。

4.上诉人向本案被害人追讨的是合法债权,索某某慕某2要求还债,并没有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目的是实现债权而己。被害人用虚假的土地承包合同、作废取水合同抵押骗取借款,对于案件的发生具有重大过错,直接影响到本案的定罪量刑,不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责任。索某某等人是追索真实合法的民间借贷债权,不存在虚增债务的情节,也不属于黑恶势力犯罪。

5.本案上诉人与被害人关于39万元借条的纠纷已经治安调解处理,本案不再具有可追诉性。公诉机关指控的敲诈勒索行为发生于2017年4月,距2018年4月刑事立案已一年之久,在一年前的4月8日,慕某2在家中报警后,新湖派出所的两位民警巳根据现场情况和双方意愿作治安调解处理,并出具治安调解书,双方签字捺印握手言和。39万元的欠条也是在民警见证下双方和平商议后出具的,该案已处理完毕,不再具有可追诉性。办案机关在处理完毕一年后再次就同一事实立案追诉,缺乏合法依据,

综上所述,索某某慕某2之间因追讨债务而发生的纠纷,已经民警现场处理,双方和解结案。而且慕某2对纠纷的发生有重大过错。无论从行为方面,还是从法律依据发面,索某某都不构成敲诈勒索犯罪。请求二审依法改判索某某无罪。

辩护人袁金成另提出:1.索某某慕某2家中要债发生冲突后,是索某某慕某2打电话报警,在慕某2报警后,索某某等人也没有离开现场。如果构成犯罪,那报警后在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应认定为自首行为,对索某某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2.索某某有主动放弃犯罪的中止情节。2017年5月索某某慕某2就债务重新协商达成一致,慕某2又出具一张25万元的借条。系双方自愿协商达成,充分说明索某某放弃了39万借条的权利。如果认定39万借条构成敲诈勒索,那也应认定索某某主动放弃敲诈勒索行为的犯罪中止行为,应对其减轻处罚。

综上,如认定索某某构成犯罪,其具有自首及中止犯罪情节,应对其从轻、减轻处罚,予以免于刑事处罚或判处缓刑。

辩护人蔺志江另提出:1.2018年4月17日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对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五人以敲诈勒索罪予以刑事拘留,并提请逮捕,在相同事实、证据的情况下,两级检察机关均未批准逮捕,后却将五人全部起诉至法院,指控本身就存在问题。

2.“威胁或要挟”必须情节严重,索某某要求慕某239万欠条的行为,有警察在场,慕某2如果不愿意,完全可以不打。一审法院认定索某某等人犯诈勒索罪并科以重刑,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其罪名不能成立。

原审被告人张某某提出以下上诉理由:1.原判认定事实不清,对其在本案中构成敲诈勒索罪及共同犯罪认定错误,其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也没有共同犯罪的故意。

2.其不但没有实施暴力威胁的行为,甚至阻止了索某某的过激行为,其作为索某某的朋友只是陪索某某去讨要合法债务,客观上没有实施暴力威胁的行为,原判认定其实施暴力威胁的行为错误。

3.原判认定非法占有的数额是10.38万,按照民间借贷最高年息36%的规定,索某某慕某2之间的借款约定利息行为即便是超出年息36%也属于民事法律调整范围。且事后索某某主动与慕某2以放弃利息达成25万元的本金的借条,没有造成危害后果。原判对本案上诉人的主观分析认定错误,事实认定错误,不应作出其有罪判决,请求二审法院查淸事实,依法改判其无罪。

原审被告人池某某提出以下上诉理由:1.原判认定事实错误,其协助朋友要债的行为,从主客观要件上看不构成敲诈勒索罪。首先,上诉人等人向慕某2索要的是合法的债务,为普通民间借贷行为,主观上其不存在非法占有的目的。其次,其是在快到被害人的家时,索某某才临时告知去慕某2家索债,其并不知道慕某2索某某钱的具体数额和利息约定,其无共同犯罪的故意。索债中途也是索某某主动让慕某2报警,最终在民警在场的情况下达成了调解协议。本案以治安案件处理完毕,因此不构成敲诈勒索罪。从结果上看,根据现场民警及接诊医生的证言,并未发现慕某2身体有任何受伤迹象,也无明显外伤,慕某2在本案中有夸大伤情、捏造事实的成份,并非原判认定的使用暴力、威胁等手段才导致慕某2出具39万元的借条。借条也是在民警在场的情况下双方和解后出具,最终39万条子也还给了慕某2,重新打了25万元本金的条子,索某某等人既未获得任何非法利息,也未对慕某2造成任何伤害。因此,不构成敲诈勒索,请求二审查清事实,依法认定其无罪。

2.如坚持认定其有罪,请求依据法定和酌定量刑情节,给予其减轻处罚。(1)索某某等人未获得非法利益,且主动将39万元的借条退还给慕某2,由慕某2重新出具25万元借条,该行为应属犯罪中止。(2)本案中慕某2具有重大过错,其借款不按期偿还,并恶意躲债,现已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立案侦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敲诈勒索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六条:“被害人对敲诈勒索的发生存在过错的,根据被害人过错程度和案件其他情况,可以对行为人酌情从宽处理;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本案慕某2存在重大过错,结合其犯罪情节轻微,危害不大,应依法减轻对其的刑罚。(3)其一贯表现良好,无任何前科劣迹,其家中父母年迈,一双子女尚小,均依赖其一人供养,和索某某等人前去慕某2家要债,是被临时叫去,在本次要债行为中,所起的作用较小,系从犯。犯罪情节显著轻微,又能在归案后如实坦白供述,请求二审对其减轻处罚。

原审被告人高某某及辩护人提出以下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1.上诉人主观上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作为侵犯财产罪的一种,敲诈勒索罪也要求必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而且必须是直接故意。但在本案中,索某某等人向慕某2追讨借款,是一种行使民事请求权的合法行为,根本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催要借款未果,发生争执,报警后在民警的协调下慕某2索某某出具了一张39万元的借据,并达成了现场治安调解协议书。索某某的权利受到无端侵害,上诉人帮助朋友讨个公道,既无从中收取好处的意愿,更谈不上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

2.上诉人客观上并未实施敲诈勒索意义上的“威胁或者要挟”的行为,也没有逼迫他人交付财物。本案中,索某某慕某2处享有合法债权,有向慕某2追讨债权的权利。由于慕某2的还款失信行为,导致索某某等人过激索债行为,但不宜作为敲诈勒索罪处理。从财产所有权与债权的关系看,取得借条并不意味着必然取得财产权,不符合敲诈勒索罪客体方面的特征。

3.如果坚持认定上诉人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则其具有系从犯,主观恶性小、能够如实供述,坦白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认罪悔罪态度好,积极给被害人进行赔偿,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被害人有过错等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且符合适用缓刑条件。故请求对其宣告无罪或从轻处罚适用缓刑。

原审被告人纪某某及辩护人提出以下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1.原判认定事实不清。索某某慕某2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系民间借贷引发的纠纷。慕某2出具的39万元借条是根据25万元的本金,12个月按3%的月息以及加5万元的违约金形成的。因被害人慕某2迟迟未偿还借款,在2017年5月,索某某慕某2又达成新的协议,索某某39万元借条在慕某2面前当面撕毁,慕某2又重新出具了25万元的借条,借条中也备注:“此前慕某2所打的欠条均作废”。因此,本案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调整的范围。

2.上诉人是临时被叫去慕某2家中的,去之前对借款事实并不知情,同其他被告人之间没有共谋,也没有明确分工,在慕某2家中没有使用暴力手段对待慕某2,事后没有收取任何好处,没有非法占有的动机。慕某2在派出所民警调解下出具39万元欠条,不存在被胁迫的情形。根据现场民警以及医学诊断和检查结论也未发现慕某2有任何异常,无任何明显外伤。慕某2索某某己经达成和解,派出所也出具了具有法律效力的现场调解协议书,本案己经法定程序终结。

3.原判认定虚增债务10.38万元有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规定:“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根据该条款,月息3%是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按照借款本金25万元,月息3%计算12个月(2016年4月至2017年4月)利息为9万元,慕某2应偿还款项为34万元,并且在2017年5月,索某某39万元欠条归还慕某2慕某2重新出具了25万元的借条。索某某与被害人慕某2民间借贷纠纷属于民事法律关系调整的范围。原判认定敲诈勒索罪数额是10.38万元,是量刑的重要依据,但原判对数额认定有误。

4.一审检察机关对上诉人的量刑建议为缓刑,一审判决量刑过重。上诉人存在减轻处罚情节,但一审判决未予认定,或虽予以认定,但减轻处罚的幅度过小。本案系正常民间借贷引发的,慕某2对外欠债累累,为躲避债务经常藏匿行踪,其用虚假的土地承包合同从索某某处骗取借款,因涉嫌犯诈骗罪己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在本案中存在严重过错,对激化矛盾引发犯罪负有责任,依据相关司法解释应对上诉人从轻、减轻处罚,但原判没有认定该情节。

5.上诉人系初犯、偶犯、从犯,能如实坦白自己的罪行,并且当庭认罪,具有自首情节,没有实际获取违法利益,属于犯罪未遂,其主观恶性小,社会危害不大,犯罪情节轻微,应当对其从轻、减轻处罚。

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人员的意见:

1.一审判决书认定上诉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犯敲诈勒索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准确。

2016年1月19日,上诉人索某某闫某的名义将23.75万元借给被害人慕某2,约定月息为5%(年息60%),借款期限为三个月。慕某2拿到借款后共向索某某支付利息2.5万元。借款到期后,慕某2无力支付本金和高额利息。索某某多次找慕某2索要借款未果。2017年4月7日,索某某为索要借款先后纠集上诉人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四人来到慕某2家中,对慕某2实施暴力、威胁手段索要本金和高额利息。五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暴力索债、强立债权39万元、虚增债务10.38万元,数额巨大,侵犯了被害人慕某2财产所有权和人身权利。一审公诉人出示的证据具有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五被告人构成敲诈勒索罪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完全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

2.案件诉讼程序是否合法

经审查,一审法院审判程序合法。原审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对一审法院审判程序也未提出异议。

3.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的审查意见

1)关于无非法占有目的上诉理由

对上诉人提出没有非法占有目的的上诉理由,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相关规定,民间借贷受法律保护的最高年利率为36%,也就是说法律对于超过36%的年息是不予支持的。虽然双方约定的利息是月息5分,年息为60%的年利率。但上诉人要获得超过36%的利息,是不受法律保护的,上诉人以高额利息强立债权,获取非法利益,应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2)关于主观不明知的上诉理由

上诉人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索某某等人在为上诉人索某某强行索债的过程中,对被害人慕某2实施了暴力威胁行为,且强立债权、虚增债务。四名上诉人对于帮助索某某向被害人慕某2强行索要债务的行为都是明知的,不管索某某慕某2索要债务的行为是否符合法律规定,都不违背其主观意志。因此四人与索某某共同构成敲诈勒索罪。

对辩护人提出索某某系中止犯罪的意见。经查,索某某等人通过胁迫手段,虚增债务的敲诈勒索行为已经完成,不存在中止的问题。

故上诉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手段威胁被害人慕某2,虚增债务10.38万元,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适用法律准确、定罪正确,建议二审依法裁判。

经审理查明,2016年1月19日,被害人慕某2通过他人介绍向上诉人索某某借钱,索某某闫某的名义给慕某2借款25万元人民币,慕某2索某某出具借条一张,载明:“今借闫某25万元现金,用于生意周转,该借款于2016年4月18日全部付清。如此款于约定之日未付清,本人自愿偿付违约金5万元。如到期未偿付,于欠款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四倍予以计息”。慕某2在借款时给索某某提供了其与姬永年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及其个人的取水许可证作为担保,努某1、努某2、吕某三人作为借款担保人,在借条上签了字。但实际上双方口头约定月息为5%,索某某在扣除第一个月的利息12500元后,实际付给慕某2借款本金23.75万元。慕某22016年6月前陆续向索某某偿还2.5万元利息后,便无力偿还借款本息。经索某某多次催要,慕某2以无钱为由拒付。之后,索某某在帮慕某2贷款还其借款无着的情况下,于2017年4月7日晚,酒后与上诉人张某某池某某三人开车到慕某2家中要债。到慕某2家中后,索某某慕某2索要借款,并提出用慕某2借款时抵押的承包土地抵债,遭慕某2拒绝,二人发生争吵。索某某遂打电话叫来上诉人高某某纪某某慕某2家。二人来了以后,索某某慕某2找钱还款或者重新打50万元的借条,慕某2不愿意,并称再逼就要去死。索某某遂朝慕某2脸上打了两巴掌,让池某某去厨房拿来菜刀,索某某拿刀给慕某2,让他自杀并用刀背压住慕某2的颈椎后部逼迫其还款。高某某池某某拽着慕某2的腿往阳台拉,吓唬慕某2要把他从楼上扔下去。在此期间,高某某用手朝慕某2头上打了几下,索某某用手中的菜刀敲打客厅的茶几,池某某用木棒砸了茶几。之后,索某某又让慕某245万元的借条,慕某2还是不同意。于是索某某慕某2打电话报警。4月8日0时许,新湖派出所民警赵某2李某2接警后到现场出警。民警了解情况后,叫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四人到门外等候。在民警在场的情况下,索某某慕某2将原来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合并重新出具一张39万元的借条,并由索某某慕某2索某某等人殴打慕某2之事达成和解并制作了治安调解协议书。同年4月9日,慕某2以被索某某等人殴打为由,在第六师芳草湖农场医院住院治疗,于4月14日出院,住院5天。主要治疗为完善相关辅助检查,外科1级常规护理,给予营养脑细胞,护胃补液对症治疗。出院诊断为脑震荡、多处挫伤。出院医嘱为卧床休息,避免劳累,定期口服药物,不适随诊。

2017年5月,索某某慕某2就双方债务经人调解,慕某2索某某出具了一张借闫某25万元的借条,并约定之前慕某2索某某出具的25万元和39万元的借条全部作废。

另查明,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系被抓获归案,高某某纪某某系被传唤到案。五人到案后,均如实供述了上述事实。2018年9月26日,高某某慕某2赔偿10000元,慕某2高某某出具了谅解书。

上述事实,有经一二审庭审检察机关出具的下列证据予以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2018年4月16日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在工作中发现,2017年4月8日0时许,索某某带领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慕某2家暴力索债,迫使慕某2出具一张39万元的欠条,并于2018年4月17日以5人涉嫌犯敲诈勒索罪立案。

2.拘留证、拘留通知书、变更羁押期限通知书、提请批准逮捕书、不批准逮捕决定书证实,2018年4月17日,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对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刑事拘留并通知家属,后延长拘留期限至同年5月17日,芳草湖垦区公安局提请对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5人逮捕,同年5月24日芳草湖垦区人民检察院对上述5人决定不批准逮捕。

3.释放通知书、释放证明书证实,芳草湖垦区公安局于2018年5月24日对索某某张某某高某某池某某纪某某等人予以释放。

4.要求复议意见书、复议决定书、要求复核意见书、复核决定书证实,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对索某某张某某高某某池某某纪某某等人不批准逮捕决定提请复议、复核,芳草湖垦区人民检察院及六师检察分院经复议、复核均维持芳草湖垦区人民检察院的不批准逮捕决定。

5.取保候审决定书、保证书证实,2018年5月24日,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对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依法取保候审。

6.入所体检表证实,2018年4月18日,经对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体检,5人均无体表外伤及其他疾病,后收押于芳草湖垦区看守所。

7.关于索某某殴打慕某2一案的出警经过、出警情况证实,民警赵某2李某22018年4月8日0时接警、出警后到慕某2家中,对现场进行处置,调解索某某等人殴打慕某2事件达成和解的经过及慕某2索某某就借款达成新的协议的经过。在现场处置中,慕某2自述身体无大碍,同意进行治安调解的事实。

8.新湖派出所情况说明证实,新湖派出所于2017年10月将2017年4月8日凌晨民警赵某2李某2慕某2家出警,对索某某等人殴打慕某2案进行调解,民警执法记录仪现场拍摄的照片和视频进行删除的情况。

9.芳草湖垦区公安局现场执法音视频管理台账、现场执法音视频删除记录证实,2018年10月23日,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对2017年4月8日凌晨,民警赵某2李某2现场执法记录仪在慕某2家中出警拍摄的音视频,因超过6个月当事人无争议后删除的事实。

10.接处警情况登记表、新湖派出所现场治安调解协议书证实,2017年4月8日凌晨,新湖派出所民警赵某2李某2慕某2家处理索某某殴打慕某2一事,双方达成治安调解协议,内容为:1、双方因债务纠纷引发的问题自行协商解决;2、慕某2不追究索某某的法律责任,双方和解;3、双方不得再因此事发生任何纠纷;4、索某某慕某2赔礼道歉。慕某2自述伤势轻微,并无大碍。

11.犯罪嫌疑人基本情况5份、户籍证明5份证实,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五人身份基本情况,五人均系成年人,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12.到案经过5份证实,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系抓获归案,纪某某系民警电话通知到案。

13.芳草湖农场医院出院诊断证明书、出院记录、入院记录、数字X线检查报告单、超声检查图文报告单、CT检查报告单、心电图报告单、MR检查报告单证实,慕某22017年4月9日至4月14日在芳草湖农场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脑震荡、多处挫伤。

14.借条证实,慕某22016年1月19日借闫某25万元,约定借款于2016年4月18日全部付清,如约定之日未付清,自愿偿付5万元违约金并自欠款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四倍计息。借款担保人为努某1、吕某、努某2。

15.慕某22016年1月19日出具证明一份证实,慕某2闫某25万元,以土地承包合同和取水证抵押给闫某作担保。

16.土地承包合同证实,2005年1月1日,新湖七场姬永年与慕某2签定的1200亩地,承包期为30年的土地承包合同。该合同系慕某2在向索某某借款时用于抵押的土地承包合同。

17.取水许可证证实,2012年8月14日兵团农六师水利局给慕某2办理的取水许可证。该取水证系慕某2在向索某某借款时用于抵押的取水许可证。

18.中国农业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证实,2016年1月20日,慕某2账号为62×××71农业银行卡由陈某农行卡转存现金19.4万元。

19.索某某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工作表现证明证实,索某某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平时表现良好,无违法违纪记录。

20.中国农业银行银行卡交易明细清单证实,索某某账号为62×××74的农行卡于2016年2月22日现存3笔,分别为10000元、2400元、100元,合计12500元,系慕某2索某某25万元后归还索某某的第二个月的利息。

21.谅解书证实,高某某及其亲属于2018年9月26日给慕某2赔偿现金10000元,慕某2出具了谅解书,对高某某的行为予以谅解。

22.关于抓获我的经过证实,高某某2017年4月16日在民兵训练基地训练时,被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的。

(二)证人证言

1.证人努某证言证实,2016年2月份,慕某2说借了别人25万元钱,要求其提供担保,其同意后在借条上的担保人处签了字。2017年4月份左右,其听连队的人说慕某2在家里被人打了,其找慕某2了解情况,慕某2也说还不上钱被人打了,派出所也出警了。同年8月份,索某某带着医院工作的一个40来岁的男的找到33连办公室,给其说慕某2借了他25万元钱,其作为担保人要督促慕某2还钱。

2.证人奴某证言证实,2017年3、4月的一天,慕某2找到其说要其和他一起在国民村镇银行贷款,其同意后,过了几天,慕某2找其到银行办贷款手续,当时索某某和另一个小伙子也在。经慕某2介绍知道是索某某在帮助他们联系贷款。其申请的贷款下来时,索某某在银行让其把自己的银行卡和密码给他,其没有同意就走了。后来,慕某2给其说这笔钱贷不下来了。其听说慕某2索某某二、三十万元钱,索某某帮助贷款可能是想让慕某2还钱。

3.证人开某证言证实,2017年3月,慕某2打电话要其跟他联名贷款几十万买些牛羊养殖,慕某2、奴拉和其三人一起办的贷款。到4月初的时候,慕某2说银行要给他们往卡上打款,就把奴拉和其一起叫到国民村镇银行办手续,这时有个叫索某某的让其和奴拉把银行卡密码告诉他,其和奴拉均不同意,就把身份证和银行卡都从慕某2处要回来了,贷款就没有办成。后慕某2给其说贷款没办成,他欠索某某的高利贷还不上,被索某某打了一顿。

4.证人王某证言证实,2017年4月初的一天,晚上23时左右,因慕某2欠其5万元没有还,其到慕某2位于新湖总场檀香雅居的家中找他,他家还有一个女的,其让慕某2还钱,慕某2说没有钱还。过了大概1个小时,有人敲门,慕某2开门后进来三个小伙子,是来要账的,三个小伙让其和女的分别去两个卧室呆着,他们要说事。过了一会儿,其听见外面好像在争吵,之后,其听见有人敲门进房子,还有打人的声音和砸东西的声音,然后有一个小伙子把门打开看见其,叫其赶紧走,其从卧室出来看见慕某2低头坐在地上,其出来后打电话向派出所报警,民警说已经有人出警了。

当晚,一开始来了三个小伙子,其在卧室的时候又进来了几个,其出来时房间里有五、六个小伙子,其在场的时候,这三个小伙子说帮慕某2贷款的事,后面其在卧室隐约听到这三个小伙子好像让慕某2打欠条,因为欠条数额比实际借款的数额要多的多,所以慕某2不愿意打欠条。后来,因为慕某2不愿意打欠条,这几个小伙子才打慕某2的。

5.证人吕某证言证实,其是慕某2的小舅子,2017年4月的一天,其在新湖七场慕某2的鱼塘边自建的住房门口见到慕某2,当时慕某2弟弟慕新福也在,慕某2索某某到他家要账去了,因为他没钱给,就被索某某和他带的几个人打了一顿,看他样子被打的还挺严重,他说他头晕、干呕、恶心,其看到慕某2头顶上有一个2厘米左右的伤口。慕新福就把慕某2送到了芳草湖医院,慕某2当时住院治疗了,第二天其去看他,慕某2说他头痛、干呕、吃不下饭,其看到慕某2头上还扎着纱布。

大概过了几天,晚上21时许,慕新福打电话给其说慕某2索某某带着要账的人堵到派出所门前的路上,让其过去看看,其就去派出所,看到慕某2坐在派出所门口,旁边站着两个人,其过去后慕某2旁边的两个人就坐上旁边的车走了,在其之后赶到的是王强纪、慕强龙。李祥也在,应该比其到的早。之后李祥、慕强龙去送慕某2,其就回家了。过了一段时间,其在新湖七场地里碰见慕某2,问他和索某某的事情怎么解决的,他说事情和解了。

6.证人慕某1证言证实,2016年的一天,慕某2让其去新湖总场医院旁边的一个平房去拿钱,其到了之后直接说是慕某2的女儿,其中有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给了其大概6000元至8000元钱,这个小伙子还给其一张农业银行的卡,说扣掉利息剩下的钱在卡里,后来其把钱和卡给父亲了。2017年3月的一天,其家楼对面的杨磊在微信上说,晚上的时候其家那栋楼特别吵,是不是有人在砸其家的门。第二天其回到新湖总场家中,看到其家单元门上有鞋印,单元门的门锁也有被撬的痕迹,其父亲说这是要账的人弄的。其父亲还说过有一辆白色越野车一直跟着他,开车的是其老公的同学,一个叫张某某的男子。

过了不到一个月,听小叔慕新福说父亲被要账的人打了,父亲说有四、五个要账的小伙子在他们家要账打的他,之后,其父亲在芳草湖医院住院,出院后,其看到父亲胳膊上有被手抓的伤(淤青),其他地方没有看到明显的伤情。

后来,其父亲说上次打他要钱的事要私了,是慕新福和父亲去协商处理的,第二天,父亲说是将本金在2018年底还清就可以了。这次事情之后,父亲说如果那些人再来要钱,就把天然气打开,和他们同归于尽。

7.证人田同兴证言证实,2017年4、5月的一天晚上22时左右,慕某2让其开车送他去新湖七场,他们一起从慕某2家楼上下来,刚到车跟前,就听见有人喊“老慕”,慕某2回头看了一眼,就赶紧上车,让其快点把他送到新湖七场去。其从小区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刚在慕某2家楼下喊慕某2的人开车在其车后面跟着,等他们走到外环路的时候,后面跟的车超车,别了一下自己的车,其就将车停在路边,那辆车停在其车前面大概50米远的地方,从车上下来一个小伙子从路边拣一块石头,向其车砸过来,没砸中,这个小伙子又从地上捡了一个大点的石头朝其车走过来,走到跟前,让慕某2下车,慕某2不下车,说下车就没命了。其说把他送到派出所去,他说可以,其就将车开到新湖派出所门口停下,慕某2下去之后其就开车离开了。

8.证人张某1证言证实,2017年4月9日9时许,慕某2来住院,接诊后,通过察看,发现其头顶部皮肤有小块的轻微擦伤,通过用手按压全身检查,患者自述头顶部局部软组织略压痛,胸左侧腋肋处有压痛,颈椎无肿胀,但椎体处局部压痛,左上肢局部肿胀,局部压痛,肩关节三角肌处有明显压痛。在外科身体检查,未发现有骨折,身体肢体及颈椎活动自如,没有受限。

因做CT未发现明显外伤或骨折,患者自述因打架受伤,头晕、呕吐,于是进行住院治疗,主要使用护养脑的药物改善症状,住院5天后,患者头晕及其他症状减轻,患者也要求出院,就办理了出院手续。住院病历上诊断为脑震荡和多处挫伤是因为患者自述头部受外力打击,出现短暂晕迷,这样会使脑功能障碍出现应激反应,所以诊断有脑震荡。多处挫伤是做检查时按压其身体部位,其说有压痛,皮肤外部无青紫,有些肿块是摸不出来的,只能靠患者自述,所以诊断多处挫伤。

9.证人陈某证言证实,2016年1月的一天,索某某向其借20万元钱,并承诺每月支付3分的利息,索某某给其一个银行卡卡号,持有人姓名是慕某2,之后,其用自己的农行卡(卡号:62×××77)把20万元转到了慕某2的卡里面。索某某借其20万元按月给其支付利息,借款已于2017年分几次给其还清了。

10.证人赵某1证言证实,其记得2016年1月的一天,索某某带着两个男子来其店里谈事情,后来听索某某说其中一个男子叫慕某2。过了几天,一个自称慕某2女儿的人到其经营的合作社从索某某那里拿过钱。其当时在合作社上班,索某某闫某在合作社,中午的时候,慕某2的女儿来找索某某拿钱,其记得索某某从他的一个手提袋里拿出几沓钱,看上去有4、5万元,那个女的把钱看了一下拿上钱就离开了。

11.证人闫某证言证实,2016年1月左右,慕某2要向索某某借钱,索某某给其说他是政府工作人员,不方便出面,写欠条的时候,出借人名字写其名字,其同意了,索某某说找三个担保人,并用土地承包合同、采水证作抵押,并说到期不还,扣除银行贷款的四倍利率,索某某让其去新湖七场核实慕某2资产的真实有效性,并让其找到担保人把名字签了。慕某2带其去了一个家庭农场,说这些地方都是他的,之后,又带着其到连队找到哈萨克族的副连长在担保人上签了字,又联系了另外一个哈萨克族人在担保人上签了字,最后一个担保人在檀香雅居找到的,也签了字,其回去后向索某某汇报了情况,并把欠条给索某某了。

2016年2月的一天中午,其当时在赵某1经营的新强威劳务合作社上班,赵某1也在,索某某进来时手里拿着一个袋子,说里面装的是钱,其感觉袋子里面至少有3、5万元钱,索某某跟他们说等下慕某2的女儿要来拿钱。后来索某某接了个电话,说找他来办事的人到了,其和赵某1想着人家要谈事,就到隔壁的棋牌室去了。大概过了20分钟左右,索某某进来给其和赵某1说他的事办完了,之后他就离开了。之前,慕某2索某某借钱的事也是在赵某1经营的新强威劳务合作社里面签的欠条。

2017年7月左右,索某某找到其说要换条子,要重新打一个欠条,这次其还是在出借人上签字,当时是在慕某2家打的欠条,好像还把之前钱多的那张欠条撕了。

12.证人张某2证言证实,2016年春天,索某某向其借5万元钱,他要借给新湖七场的慕某2,说给其3分利息,大概用上3个月或者半年,连本带息还给其。其用农业银行卡取了一部分现金,又凑了一些,给索某某凑了5万元的现金给他了。索某某2016年秋季分两次将钱还给其了。

13.证人李某1证言证实,其是新湖七场的场长,慕某2是新湖七场33连的职工,2017年4月的一天晚上23时或者凌晨的时候,慕某2打来电话说有一帮人在他家里要把他往死里整,并让其帮他报警,其就给新湖派出所的所长王国强打了一个电话。

过了大概3、4天,新湖总场防疫站站长蔡玉亮带着索某某到办公室找其,想让其帮索某某调解一下索某某慕某2的事情,其表示不参与,但可以帮他们带话,索某某说可以给慕某2把所有利息免掉,并且本金可以在2018年偿还。之后,其就打电话告诉了慕某2,第二天,慕某2到其办公室也同意调解,其说让他们自己去谈,其只是带话不参与调解。

14.证人石某证言证实,其介绍索某某慕某2借钱,后来听索某某说他给慕某2借了25万元,这25万元有利息,但慕某2一直没有钱还他。

15.证人赵某2李某2证言证实,2018年4月8日凌晨,二人接警后到慕某2家处理索某某等人殴打慕某2的经过。索某某慕某2就打人一事达成了治安调解协议,对借款一事,索某某慕某2自行协商,慕某2索某某重新出具了欠条。慕某2当时称自己头部被打,但不需要到医院治疗。

16.证人骆某证言证实,2018年4月16日在新湖民兵训练基地有几个民警要找高某某了解情况,高某某当时不在民兵训练基地,其从一起训练的民兵处找到高某某的电话后,打电话给高某某告诉他有几个民警找他,让他赶紧回来,高某某答应了,等了一会,高某某就回到训练基地,民警问了高某某几句话后就将高某某带走了。

(三)被害人陈述

被害人慕某2陈述:2016年2月份,新湖二场五连的巴哈希介绍其认识新湖总场医院合伙放贷的索某某、石医生,其向索某某借款25万元,约定借款利息是月息5%,每个月利息是12500元,还款期限三个月,需要直接扣除四个月利息,签订借款合同以后索某某就把5万元从25万元借款中直接扣除了。借款合同是索某某带着其在新湖医院附近的农资店签定的,当时索某某他们有两三个人,其找了两个担保人,一个是巴哈希,一个是新湖七场七连的连长努尔萨哈提,他们都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了。借款协议上写的人不是索某某本人,他还带了一个小伙子。索某某借给其的20万元,一部分是银行卡直接转账,还有一部分现金是其女儿慕某1去拿的。除去给钱时候扣除的5万元利息之后,其在2016年6月的时候偿还了2.4万元或者2.5万元的利息;2016年9月或者10月还了一次7万元。这2.4或者2.5万元是银行卡转账支付的,银行卡号是索某某给其的。第二次是索某某带着张某某到新湖七场家庭农场找其还钱,其找小舅子吕大荣要了7万元现金给了索某某张某某,当时这7万元钱索某某也没有说是利息还是本金,也没有写收据。

2017年2月份,索某某找其要账,其当时在邮政银行贷款,后来没有贷下来。索某某给其说帮其在国民村镇银行贷款,其就在连队找了努拉和阿腾别克一起贷款。2017年4月,索某某帮其办的联保贷款手续已经办完,银行准备放贷的时候,索某某向奴拉和阿腾别克要银行卡和密码,要把所有贷款都拿走,他们不愿意给,就直接走掉了,贷款就没放下来。后面就是因为这个事情,索某某带人到其家逼债的。

当晚,索某某带着张某某和另一个小伙子到其家索债,说贷款办不成要用其土地变卖抵债,其不同意,索某某就冲其发火说其是不是不想还钱。这时有人敲门,又进来两个小伙子,索某某见进来了两个小伙子,就用手抓住其头发,朝其头部扇了两巴掌,后来有人用拳头朝其头部打了一拳,之后有人用棒子朝其头上打了几棒子,其就倒地了。索某某用手机给李某1拨通电话,说让他给其报警,打通后其给李某1索某某带人在其家要账呢,其没钱还,他们要把其打死呢,挂了电话后他们继续殴打其。有一个小伙子用膝盖把其的背顶住,用手抓住其的头发,其就感觉脖子上冷冰冰的,索某某拿了一把刀架在其脖子上喊:“你不是不怕死么,今天你不还钱我就宰了你”。之后,其感觉晕了,也不知道后面发生啥事了,其清醒的时候民警在场了,民警将所有人都撵到楼道里,一会儿,一个民警和索某某两个人来了,民警问其怎么回事,其和索某某就把欠债的事情说了,民警说经济纠纷他们不管,让他们自己商量,索某某说让其打一张50万元的欠条,其没有同意,之后索某某提出打一张39万元的欠条,其当时害怕就同意给索某某打一张39万元的欠条,索某某是以违约金和利息的名义让其打的这张39万元的欠条,这39万元不包括之前的25万元本金。

第二天,其实在难受的不行,慕新福就把其送到芳草湖医院住了4、5天的院,出院后其回新湖了,回家待了4、5天的一天晚上23时左右,其打了一辆出租车去地里,刚出小区门,一辆白色越野车就跟上来了,后来越野车超上来把其坐的出租车堵在路上,从越野车上下来三个人:索某某张某某、一个开车的小伙子,张某某从地上捡了块石头往他们车轮子砸下来,其给出租车司机说赶紧掉头跑,司机就把其拉到了新湖派出所门口。其到派出所后,索某某他们也到了,张某某把其往他们车上拉,这时其妻弟吕大荣、侄子慕强龙、兄弟李宏、王强纪几个人过来了,他们来了之后,派出所的人就把索某某张某某他们赶走了。第二天,其去新芳小区小女儿家住了,11月左右才搬回檀香雅居,搬回去后,其家门上经常出现被人用脚踩的印子,其也一直躲着索某某,没跟他打过照面。

后来,新湖七场场长李某1在当中牵线和解,说索某某也同意这笔钱把本金25万元还掉就行了,其同意和解了,后面索某某张某某和之前打欠条的那个小伙子到其家把39万元的欠条还给其了,这张欠条其是撕了还是放在什么地方想不起来了,索某某他们原让其打了一张25万元的欠条,并且在这张欠条上注明之前的条子都不算数了。

(四)被告人的供述与辩解

1.原审被告人索某某供述证实,2016年1月19日经新湖农场医院石征民介绍其给慕某2借款25万元,其是以闫某的名义借给慕某2的,口头约定借款利息实际是月息5%,借条上约定慕某2要在2016年4月18日之前还清,如果4月18日之前慕某2不还清欠款,就要向其支付5万元的违约金,同时从欠款之日起按银行同期贷款的四倍予以计息。欠条上的担保人是新湖七场的努某、赛哈提·那为和吕红霞,欠条上的抵押物有位于新湖七场大口井的取水证和慕某2新湖七场1200亩地30年的土地承包合同。其中20万元是陈某通过卡卡转账方式转到慕某2的银行卡上的,这20万元中扣除了6000元的利息,是其向陈某3分利息借的。另外5万元是其从朋友张某2处以3分利息借的,这5万元中其扣除了6500元利息,其把存有19.4万元的银联卡和43500元的现金给了慕某2的女儿。其和慕某2约定借款利息(月息)为5%,在慕某2借钱时其扣除了第一个月的利息12500元,慕某2实际拿到23.75万元的本金。慕某2只给其还了三个月的利息,总计37500元(包括前面扣的一个月的利息)。

2016年6月份的时候,慕某2因为无力还款,其帮他联系新湖邮政银行的李启兵贷款时,发现慕某2抵押给银行的土地承包合同和抵押给其的土地承包合同一样,其找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的姬永年,他说这个合同是假的,根本不是他签的字,其也一直没有将此事给慕某2挑破。直到2017年3月,其一直找慕某2催要借款,但他一直说找不到钱,让其帮助联系贷款。其帮助慕某2在五家渠国民村镇银行办理三户联保贷款,因为奴拉不愿意提供存折和存折密码,结果贷款没有办成,当天晚上(即2017年4月份的一天),其和张某某池某某在其房子喝酒,商量催要借款的事情,其给慕某2打电话慕某2没有接电话,其挺生气,就与张某某池某某慕某2家,其与慕某2为索要债务的事情谈的很不愉快,就打电话给纪某某,准备吓唬慕某2,让他快点还款。纪某某高某某来到慕某2家后,其和慕某2吵起来了,慕某2说再逼他要钱,他就要去死,其火了就推了慕某2头部两下,慕某2准备还手,张某某就用手拉着慕某2的胳膊,高某某从身后一把将慕某2从沙发上直接拉倒在地上了,高某某还是池某某用手朝慕某2身上打了两下,池某某手里拿了个棒子朝地上和茶几上打了几下,棒子断了,慕某2在地上坐着说不想活了,要跳楼。高某某就把慕某2往阳台边拖,其让张某某慕某2家厨房拿了把菜刀,但是池某某拿来的菜刀给其。其把菜刀递给慕某2,说“你不是要自杀么,刀给你,你自己看着办”。慕某2没说话,其把刀背压到慕某2的脖子部位了,这时有人拉其,其就拿菜刀用刀背朝慕某2家茶几上磕了几下,茶几边被磕了几个小缺口。这时,之前在卧室的女的从房间出来说不要打了,再打她就要打电话报警,之后,这个女的开门要走,慕某2从地上起来也要跟着出去,被纪某某池某某张某某他们又拉倒在地上了。后面其放下刀,朝慕某2头上扇了两巴掌,让慕某2打电话找钱,慕某2没找到钱。其说把前面的利息和本金重新打一个50万元的欠条,慕某2不愿意,其让慕某2打电话报警,慕某2李某1打了电话,让李某1帮他报警了。后来其又想让慕某2打一个45万元的欠条,慕某2还是不愿意。这时卧室里面那个男的出来走了。后面民警来了,了解了情况后让他们自己解决经济纠纷。民警问慕某2的伤情如何,慕某2当时说有点难受、有点想吐,但没什么事情,不需要去医院。然后,其和慕某2商量了一下,由慕某2重新打了一张39万元的欠条。打完欠条,民警现场填写了一张调解协议书,当着其和慕某2的面读了一遍,说打架的事情到此为止。其和慕某2都对调解协议书上的内容没有异议,二人就在协议书上签字、捺印了,然后其和张某某等人就离开了慕某2家。

其让慕某250万元欠条时,池某某张某某纪某某高某某都在场,后面让慕某245万元欠条,但是慕某2嫌钱多不愿打,民警来了之后,其让慕某2打的39万元的欠条包括了本金和利息,其和慕某2协商时说2个月以后还钱,打欠条时将欠条往后2个月的利息钱也算到了欠条的39万元钱里面了,当时慕某2一直说他给了其3、4万元钱了,但是其只收到了2万多元的利息钱,最后其说39万元的欠条就是25万元的本金加上2016年2月一直到2017年6月除掉已经给其的利息钱剩下的14万元钱。当时这39万元的欠条上的债权人依然是闫某,第二天其给闫某说了。慕某2给其打39万元欠条时,有派出所的两位民警在场,什么话也没有说。

2017年5月份的时候,其找李某1调解其和慕某2因为要钱打架的事情,其和慕某2达成了和解,慕某2重新给其打了一张25万元的欠条,以前的欠条都不算数,到2018年11月底之前慕某2给其还钱。其就把39万元的欠条当着慕某2的面撕掉了。当时这25万元欠条是在慕某2家里打的,其他在场人员有张某某闫某慕某2的弟弟、慕某2的侄子、一个身材很壮实的中年男子、一个带着小女孩的中年男子。这一次欠条上的债权人依然是闫某。之后,其还找了两次慕某2。一次是其在慕某2家打过他之后过了2、3天,其和张某某慕某2位于新湖七场的地里找到慕某2,说打人是自己不对,还说现在正在银行帮慕某2贷款,让他要接电话,然后二人就离开了。在地里找过慕某2过了2、3天,其给慕某2打电话,慕某2还是不接,其开车带着张某某慕某2家找他,正好遇见慕某2下楼进了出租车,其就开车跟着,其和张某某在新湖金色年华路边逼停出租车之后,张某某下车在路边捡了块石头做出要砸车的动作,让出租车停下了。慕某2很激动,掏出一把刀说要捅张某某但是没捅,后面慕某2坐出租车到新湖派出所门口,张某某就下车问慕某2钱的事,没说通,其和张某某就开车走了。

原审被告人张某某供述证实,2017年春天,其与索某某池某某在一起吃饭,当时索某某给其和池某某说一起去慕某2家要账,三人便开车去新湖总场慕某2家。在车上索某某说今天必须要让慕某2把欠的钱还了,不还钱就把慕某2收拾一顿。到慕某2家,其看到有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家里,池某某就让那个男的离开了。索某某慕某2还钱,不还钱就种慕某2的地,慕某2不同意,索某某慕某2就吵起来了。索某某打电话叫高某某慕某2家,过了一会儿,高某某带着一个年轻小伙来慕某2家,索某某推了慕某2一把,当时慕某2说不要逼他,再逼他就从楼上跳下去,高某某上去把慕某2往窗户跟前拉,吓唬慕某2让他跳下去,高某某又用手朝慕某2头上打了两下,索某某不知道从哪拿来一把菜刀,把刀架到慕某2跟前,说“你不是想自杀么,给你刀”,慕某2没有接菜刀,这时有个女的从卧室走出来说要报警,索某某让那个女的走,索某某用菜刀把客厅里的茶几砸碎了。其看到池某某手里拿着一个棒子,用棒子砸了几下电视柜,之后棒子掉在地上,其把棒子捡起来扔到一边,这时那个女的从卧室背个包出来,走出房子,池某某就跟着那个女的下楼,没一会儿就上来了。索某某慕某2说要么给地种,要么换一张新的借条,慕某2不愿意重新写欠条,因为索某某应该是让慕某2比原先打借条上的钱多,索某某拿出电话让慕某2报警,慕某2就报警了。过了一会警察来了,民警问慕某2有没有受伤,需不需要去医院。慕某2说自己没有受伤,不需要去医院。民警又问双方愿不愿意调解,双方都愿意调解。之后,其与池某某高某某和跟高某某一起来的小伙子就下楼了。索某某慕某2还有警察在楼上。然后等索某某下楼,说没事了,慕某2已经重新给他打欠条了,之后索某某等人就全部离开了。

其帮索某某要账,索某某没有承诺给好处费。其记不清楚池某某是否拿棒子打慕某2。其没有对慕某2殴打、恐吓或者辱骂。其只看到高某某打了慕某2,其他人没有打慕某2。他们从慕某2家离开时慕某2没有受伤。

除了这次,其跟着索某某还找过慕某2三次。2017年1月或者2月,索某某带其到檀香雅居慕某2家里和慕某2谈论慕某2在新湖国民村镇银行贷款的事情,谈完二人就走了。2017年春季,索某某等人在慕某2家打人没多久,有人找李某1做调解,其与索某某池某某三人来到慕某2家里,当时慕某2家里还有慕某2的侄子、两个孩子、慕某2的弟弟在。索某某说之前的债务就算了,然后慕某2重新写了一张25万元的欠条,索某某当着慕某2的面撕掉了之前的欠条,然后三人就走了。2017年夏天的时候,索某某和其在檀香雅居小区碰到了慕某2慕某2上了出租车,索某某开一辆白色起亚SUV拉着其跟着出租车,把车开到出租车前面,将出租车逼停了。其下车捡了块石头朝出租车旁边扔了过去,然后走到慕某2的车前问慕某2为什么要跑。慕某2说和索某某没什么说的,然后慕某2坐出租车到了派出所门口。索某某和其开车跟到派出所门口,看见慕某2和他弟弟慕新福还有慕某2的侄子在派出所门口扶着慕某2,之后,索某某和其也离开了。

2017年秋天的时候,索某某叫其一起去慕某2家看看慕某2在不在,二人听到慕某2房子里有动静,但是敲门没人开,索某某很生气,就朝慕某2家门上踹了两脚,其也用手砸了几下慕某2家的房门,之后二人就离开了。

原审被告人池某某供述证实,2017年5月的一天,索某某给其打电话让一起去慕某2家中要账,张某某开车拉着索某某和其去慕某2家了。在车上索某某说如果钱要不回来就把慕某2打一顿,说去了看情况,如果慕某2有钱就让慕某2还利息钱,如果没钱就让慕某2打一张利息的条子。来到慕某2家,其看见慕某2家里还有一个不认识的男子和一个女子,那个女子和男子分别进入卧室了。索某某开始问慕某2要欠款,说要无偿种慕某21000亩地,慕某2不同意,二人发生争吵。索某某就打电话叫高某某慕某2家。大约过了十分钟高某某和小纪过来了,索某某慕某2又开始争吵,在争吵过程中,索某某用手在慕某2的脸上打了几巴掌。慕某2说再逼他就从楼上跳下去。高某某和小纪就抓着慕某2把他往客厅窗户附近拉。在这过程中,高某某用手朝慕某2头部打,索某某让其给他拿来了菜刀敲打客厅的茶几,其从餐厅拿来一根木棒敲了一下茶几,茶几被索某某和其敲碎了。索某某用手里的菜刀刀背架在慕某2的脖子上说:“你他妈不是想死吗,给你去死吧”,慕某2坐在地上不说话。其进到卧室让那个不认识的女子赶紧走,慕某2也想跟着那女的一起走,但被纪某某张某某拦着,纪某某一把将慕某2按在地上不让走。索某某慕某2找钱或者重新打个50万的条子,慕某2不愿打,慕某2用手机给亲戚、朋友打电话找钱但是一直没找到,其中有个人在电话里说让慕某2报警,慕某2报警后警察就来了,慕某2本人说没有什么事情,愿意调解。警察登记了其和高某某纪某某张某某的信息后四个人就先下楼了。等索某某下楼后给四个人说,他又让慕某2给他打了一张39万元的条子。

借条上写的是闫某借给慕某2的钱,但是索某某一直在收这笔钱。

在向慕某2要账的过程中,索某某等人存在殴打、威胁等行为。高某某和小纪先将慕某2拖至窗户附近吓唬慕某2,之后,高某某和小纪用手朝慕某2头面部殴打,其和索某某用手中的棍子和菜刀将慕某2家中的茶几敲碎后,索某某用手中的菜刀指着慕某2,让慕某2打电话找钱。慕某2被打之后,其没看到慕某2身上有明显外伤,头上、脸上、鼻子、嘴上都没有流血。在殴打慕某2的过程中,慕某2一直都是清醒的,没有昏迷。

除了打慕某2的这次,其还跟着索某某慕某2要过一次账,2017年1月左右,索某某张某某和其来慕某2家中要账,三人到慕某2家商量联保贷款的事情,这次没有暴力行为。

原审被告人高某某供述证实,2017年4月的一天23时许,其接到索某某或者张某某的电话,让其把纪某某接上,到檀香雅居X楼“602”室。到了之后,索某某慕某2说,慕某2借钱的时候给其抵押的土地合同是伪造的,想让慕某2把他的大口井给自己种,用来抵账。慕某2说:“你们逼死我算了”。其为了吓唬慕某2,拽着慕某2的胳膊和腿把他往窗户上拉,让慕某2从窗户上跳下去,然后又把慕某2拉到客厅电视机跟前。这时索某某张某某慕某2打电话找钱还,慕某2开始打电话,但没找到钱,索某某拿着一个木棒指着慕某2威胁他再想办法找钱,索某某用木棒在客厅茶几上砸了几下,把木棒砸烂了,索某某拿了一把菜刀,架在慕某2的脖子上,说:“你有本事自己抹脖子”。其把慕某2往门口拽,这时,从两个卧室先后出来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问了两个人是干嘛的之后,就让他们走了。然后,慕某2继续打电话向朋友借钱,之后直接给派出所打电话了。其去楼下买水,跟着派出所的两个民警再次进入慕某2家中,索某某慕某2和民警在房间里面调解,其他四个人就下楼了。其和张某某池某某纪某某在楼下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索某某和警察一起下楼,警察将几个人的信息登记了之后,几个人就各自回家了。

原审被告人纪某某供述证实,2017年4月初的一天晚上23时许,其在家中接到张某某电话,让其去新湖总场檀香雅居小区64号楼,之后高某某开车来拉其到最西边单元602室,二人上去是张某某开的门,其进去后看到索某某坐在客厅靠阳台的沙发上,脸红红的,就知道索某某喝酒了。高某某慕某2拽到电视机前面,问他为什么不还钱,索某某站起来朝慕某2脸上打了两巴掌,这时从小卧室出来一个男子说不要打人,池某某冲那男的说,要不然你替他还,那男的听完这话就从房子出去了。之后,索某某慕某2要身份证、户口本之类的东西,说要给慕某2办贷款或者作抵押,慕某2不愿给,索某某就发火了,让池某某去厨房把菜刀拿过来,池某某就把菜刀拿来递给索某某索某某拿刀抵着慕某2的脖子,说慕某2还不如跳楼去死,其和张某某上去把索某某拉开,高某某池某某拽着慕某2的腿往阳台拉,吓唬慕某2要把他从楼上扔下去。这时索某某拿菜刀把茶几砸烂了,从大卧室又出来一个女的,被索某某等人吓哭了,让他们不要打了,说完背上包就出门了。慕某2从地上起来,准备跟这女的走,被其和池某某张某某拉了回来。索某某慕某2说今天要不打电话找钱,要不然就换个50万元的欠条,慕某2嫌钱太多不愿意打欠条,索某某又让打个45万元的欠条,慕某2还是不同意。慕某2打电话借钱,没借上,又不愿打欠条,索某某就让慕某2报警,让警察救他,慕某2就打电话报警了。民警来了之后,把当时在现场的所有人都登记了,让张某某高某某池某某和其在房门口等着,他们在里面说事情。过了几分钟,索某某和民警下来说没事了,其和高某某就先离开了。

(五)现场勘验检查记录

2018年4月17日0时5分,芳草湖垦区公安局刑侦大队对位于新湖总场檀香雅居64-3-602室慕某2家进行现场勘查,制作现场方位示意图一张,现场平面图一张,拍摄现场照片10张,提取到断裂的木棒四根。

以上证据经一、二审庭审质证,均具有客观性、合法性、关联性,能够印证本案的全部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者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强行索取的行为。

2016年1月19日,上诉人索某某以他人名义给慕某2出借25元的借款,约定三个月归还,口头约定实际借款利率为月息5%,年利率为60%,系高利放贷。索某某借款同时扣除当月利息12500元,实际支付慕某2借款本金237500元。慕某2后续支付了二个月的利息25000元后,无力偿还借款本息。索某某在向慕某2索款不能的情况下,于2017年4月7日晚,酒后叫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等人到慕某2家强行逼债,并动手殴打了慕某2慕某2报警后,民警到现场对索某某等人殴打慕某2的行为,做了治安调解处理。但对双方之间的借款,民警以不干预民事纠纷为由,由索某某慕某2自行协商解决。经二人当场商议,慕某2索某某出具了39万元的借条。2017年5月,经他人调解,索某某慕某2协商,索某某放弃之前借款时约定的利息,由慕某2仍以向闫某借款的名义,重新出具了25万元的借条,约定的利息与2016年1月19日书面借条中的利率相同,并约定39万元的借条及之前的借据全部作废。以上事实情节证实,上诉人索某某为向被害人慕某2索要高利借贷,纠集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等人到被害人家中,对被害人进行殴打、威胁,强迫被害人出具超出借款本金及合法利息的借条,在慕某2拒绝并报警,民警到场后,仍不收手,迫使慕某2给其出具了将借款本金237500元连同高额利息合计充作本金的39万元的借条,虚增非法债权10.38万元,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数额巨大。因其未能取得虚增债权的钱款,构成未遂。其纠集他人共同实施敲诈勒索行为,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系主犯。

上诉人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索某某指使,采用暴力、威胁的手段,帮助索某某暴力讨债,迫使被害人慕某2索某某出具39万元的借条,虚增非法债权10.38万元,数额巨大。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等人在索某某的敲诈勒索行为中站台助威,并殴打被害人,给被害人心里造成恐惧,迫使被害人接受索某某将高利转本金的虚增债务的行为,系共同犯罪,起辅助作用,属从犯,与索某某一起均属犯罪未遂,应当从轻、减轻处罚。原判根据上诉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等人犯罪的事实、情节及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依法对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认定构成敲诈勒索罪并无不当。

对上诉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索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的五人均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借条作为债权××证是实现并获得财产的重要××证,有了债务人出具的借条,债权人就有可能不受抗辩的实现债权。索某某等人采用暴力、胁迫的手段,逼迫被害人虚增不受法律保护的债务,符合敲诈勒索的犯罪构成。从主观上看,索某某等人追求的是不受法律保护的非法利益,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从形式上看,慕某2出具39万元的借条看似合法,但其中有一部分10.38万元是之前高利借贷的利息转为债权,是不受法律保护的。索某某等人将该非法利息强行转为借款本金的做法,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从客观方面看,五人对被害人采用了暴力相加、站台助威的胁迫手段,迫使被害人违背真实意愿,出具债权××证借条,且非法债权数额巨大,符合敲诈勒索罪的行为特征和数额要求。只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能当场或事后获取非法财产。因此,上诉人的行为均应构成敲诈勒索罪,系犯罪未遂。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上诉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索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索某某等人追索的是合法债权,原判计算虚增10.38万元债务错误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借款人请求出借人返还已支付的超过年利率36%部分的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第二十七条“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载明的借款金额,一般认定为本金。预先在本金中扣除利息的,人民法院应当将实际出借的金额认定为本金”。

第二十八条“借贷双方对前期借款本息结算后将利息计入后期借款本金并重新出具债权凭证,如果前期利率没有超过年利率24%,重新出具的债权凭证载明的金额可认定为后期借款本金;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24%,当事人主张超过部分的利息不能计入后期借款本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按前款计算,借款人在借款期间届满后应当支付的本息之和,不能超过最初借款本金与以最初借款本金为基数,以年利率24%计算的整个借款期间的利息之和。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支付超过部分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第二十九条“借贷双方对逾期利率有约定的,从其约定,但以不超过年利率24%为限”

第三十条“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上述规定已经明确,民间借贷的最高利率不得超过年利率的24%,在借贷双方约定超过年利率36%时,超过36%的利息属无效约定,对借款人已履行的年利率在36%以内的部分,借款人不得主张返还,而超过36%的部分,有权主张返还。

就本案而言,索某某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2016年1月19日,其与慕某2书面借据约定利息不超过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四倍,借款期间三个月,逾期不还,借款人应承担5万元违约金。而实际口头约定月息为5%,年利率为60%,故实际约定的利率为高利贷,具有违法性。在慕某2不能按约履行的情况下,采用暴力、胁迫等手段,迫使慕某2接受按高额利率计算的借款本金加利息再转为本金的行为,属虚增债务,应属于敲诈勒索的行为。原判依据上述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以不超过年息24%的合法利息为基础,计算其敲诈勒索的数额为10.38万元并无不当。故对上诉人及辩护人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上诉人及辩护人提出,本案慕某2有过错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经查,慕某2确有提供虚假担保,骗取借款,并逃避归还借款的事实存在,并因此引发索某某等人暴力讨债,实施敲诈勒索的行为,慕某2有一定的过错,对上诉人均可酌情从轻处罚。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索某某的辩护人提出,索某某2017年5月与慕某2已协商废除了之前的借款凭证,属犯罪中止的辩护意见。经查,索某某等人通过暴力、胁迫的手段逼迫慕某2出具39万元的借条,本质上属于敲诈勒索的行为,其后续与被害人慕某2重新签订25万元借条的行为,是为平息其殴打慕某2的事件而采取的和解行为,不具有中止犯罪的主动性,因此,不应按中止犯罪对待。故对该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辩护人提出,检察机关两次不批准逮捕,后却将案件诉至法院的辩护意见。经查,取保候审亦属刑事强制措施,被取保候审的人亦属犯罪嫌疑人,对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诉,法律没有禁止性规定。故该辩护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采纳。

对上诉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及辩护人提出,如坚持认定上诉人有罪,上诉人均具有从轻、减轻处罚情节,原判量刑偏重的意见。经查,原判是以索某某等五人敲诈勒索数额巨大,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量刑幅度,结合索某某等人属犯罪未遂,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属从犯,均能够如实供述,高某某纪某某具有自首情节,高某某赔偿了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等事实、情节对上诉人判处的刑罚,但未考虑本案索某某等人殴打被害人的事实,已经治安调解处理,敲诈勒索犯罪是在治安调解后实施的,被害人因自身有过错,出具了39万元的借条,但未当场揭发索某某等人的敲诈勒索的犯罪行为,且事后索某某与被害人再次和解,已废止索某某虚增债务的事实,致使量刑不当,本院依法予以纠正。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对上诉人索某某及辩护人请求对索某某适用缓刑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索某某与被害人产生借款纠纷,原本可以通过司法程序救济,但其为追求高额非法利益,纠集他人实施敲诈勒索行为,系主犯,犯罪情节严重,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和人身危险性,对其不宜适用缓刑。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对上诉人高某某纪某某及辩护人提出对高某某纪某某适用缓刑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二人均无前科,有自首情节,认罪悔罪,高某某对被害人进行了赔偿,取得了被害人的谅解,二人均没有再犯罪的危险,适用缓刑对所居住的社区没有不良影响,故对二人可适用缓刑。对该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本院予以采纳。对出庭履行职务检察人员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综上,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不当,本院依法予以改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五十二条、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芳草湖垦区人民法院(2018)兵0603刑初44号刑事判决对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索某某张某某池某某高某某纪某某的定罪部分。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索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1日起至2020年5月12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1日起至2019年9月12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四、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池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00元。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2月21日起至2019年9月12日止。罚金应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五、上诉人(原审被告人)高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六、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纪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应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缴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朱世平

审判员  刘新建

审判员  孙  杰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任惠玲

 



免责声明:本网部分文章和信息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立即联系网站所有人,我们会予以更改或删除相关文章,保证您的权利。同时,部分文章和信息会因为法律法规及国家政策的变更失去时效性及指导意义,仅供参考。

新疆刑事辩护律师网

Copyright © 2016 www. yjc5656.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乌鲁木齐市文艺路11号恒福大厦(宏源大厦对面)A区7楼
技术支持:网律营管